当你告诉别人你累了,其实你只是伤心了。

雾,阴天与白衣少年

气温持续在二十六度,空气里流动着疲惫者被催化的泪滴。远处败破多年的风车塔偷偷转动了几毫米,天空阴沉着深遂的脸庞张着血盆大口向古老的建筑暗自侵袭。
你沉睡了多少年。
多少年,让你再也不能把我记起。

五月。有少年身穿白衣。

发霉而温热的气息像暮霭里渐入梦寐的香花轻轻地包裹着孤独的病体。
如果,雾继续下,我将看不清你的脸。
如果,天依旧不晴,我将离开。

天蓄积着满眶的泪水,依旧不哭也不语。回头望向远去的距离,有人绝望地弯下腰躯,脚下干裂的土地刺痛了他的足底。
雾,我带你来这里定居。
天,我希望你永远也不幸福。
少年,废弃所恨告别远方。

你的白衣。
白衣,紧贴你瘦弱的躯体。

巴士退后一百米,黑色甲壳隐形在岁月说的后会无期。没有...

每次盛大的冠冕,都带着悲壮的疼痛,而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瞩目却都徒有虚名。 最后,能有理由念诵经文和超度重生的,只有历史和号角。

时光如影随形,而们总会追忆。 其实,得不到的最不可惜。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逃避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憧憬,
对梦想,对记忆,对失败,对希冀。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卑微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勇敢,
不信输,不信神,不信天,不信地。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失落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高昂,
有存在,有价值,有独特,有意义。

青石板,琉璃瓦,日落明光一线。 黄铜镀,九曲路,长柳天禄之间。 长毫笔,百商票,古巷前世不念。 这一刻,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1993 02 13 农历。

阳历0305

宫庆超

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连续一周发烧 打了一周的点滴也不好😢

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好。上周我奶刚没了,这周我二姨又没了😢😒

1 / 2

© 于孤独中见自我 | Powered by LOFTER